内容正文

“你能不能不要去复仇了”

凌不疑叹了口气,凭感觉去抚她的脸,

果然在眼底摸到一把湿润。

“我以为你懂我”

“我懂,我只是舍不得”

凌不疑说:“我们嫋嫋以后会找到好人家,安安稳稳过一生”

为了国家大义,程少商与楼垚退了亲,没有很悲伤,只是有些遗憾,毕竟阿垚待她很好很好。

上午退了亲,下午她便等来了皇帝的赐婚,赐婚对象是少年将军凌不疑。

此时的她还没有完全爱上凌不疑,但凌不疑早已对她倾心。

他三番四次救她于危难之中,骅县匪寇作乱,也是他不顾箭伤赶来救她,程少商更是为他宽衣疗伤,情愫渐生,奈何楼垚捷足先登,凌不疑听闻她订婚的消息黯然神伤。

机缘巧合之下,她又退了亲,凌不疑趁机让皇帝赐婚,两人在日渐相处中逐渐敞开心扉。

然而,两人都有一段不可言说的童年伤痛。

程少商从小便被亲生父母抛弃,为此受尽别人的欺负与嘲讽,同时因为葛氏不怀好意的教养,导致她没有闺阁女儿的端庄大方,被亲生母亲嫌弃。

程少商表面看着机灵古怪,不甘示弱,其实她的内心很脆弱,其实她一直缺乏安全感。

她不懂得如何去爱人,也从没被人爱过,所以在体会过楼垚对她好之后,她果断同意对方提出来的议情,并非是因为情爱,恰恰是因为她不懂得谈情说爱。

后来,程少商真正爱上了一个人,那便是凌不疑。

凌不疑是个身世复杂的人,他是孤城案中霍家唯一幸存者。

从小失去了父母,却还要认杀父仇人为“爹爹”,背负了十几年的仇恨,他的日子比程少商过得还艰辛。

复仇和爱人,他终究选择了前者。

大婚前夕,程少商正憧憬着未来美好夫妻生活,而他却在策划一场复仇计划。

当程少商洞悉一切真相赶来阻止他时,凌不疑早已杀红了眼,屠尽凌家满门。

她一身红衣,他满脸是血。

于困境之中,她一袭红衣策马奔来,他倚靠在心爱之人身后,后面是一大群追兵,为了不连累她,他冷脸对她,骑马坠崖之前推开她,他却生死不明。

明明知道她最怕被抛弃,可凌不疑还是为了复仇舍弃了程少商。

他让她成为全城的笑话,她却在殿前拼命为他求情。

程少商用了五年时间来治愈这段情伤,凌不疑在边塞早已后悔当初所作所为。

凌不疑嘴上说着爱她,却伤她最深,我理解他对凌家的仇恨,可是他不该在大婚前夕动手,这样置程少商于何地?

荒唐至极!

凌不疑没有给予程少商足够的信任,倘若他将一切和盘托出,他们又岂会错过五年?(图片来源于网络剧照,电视剧截图,侵删)

豪门会彩票平台,豪门会彩票官网,豪门会彩票网址,豪门会彩票下载,豪门会彩票app,豪门会彩票开户,豪门会彩票投注,豪门会彩票购彩,豪门会彩票注册,豪门会彩票登录,豪门会彩票邀请码,豪门会彩票技巧,豪门会彩票手机版,豪门会彩票靠谱吗,豪门会彩票走势图,豪门会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豪门会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